Home    Login    Guestbook    Douban    Photos    RSS
    {#pre} | 首页 | {#next}
  • 故事中有三个人划过烦了的火柴,一个是康丫,没划燃,他跟烦了一样是迷失在黑暗中的飞蛾。另一个是虞啸卿。站如松、坐如钟、行如风,威镇三军,气盖当世,被精锐们奉为神明的铁血师长,从外形看,他最能给人以希望,但最后他不但没能带来希望,反而给所有人带来了最深重的绝望。建筑在野心和天真之上的决心,最容易迷失方向。烦了那浸透了手汗的火柴,虞啸卿没有划燃,可就是那盒火柴,龙文章拿过去一划就燃。

    ——《一根火柴和一个团》 蒋小乙

      我已经说不清纠结是虞大少的划不燃,还是死啦死啦的一划就燃。总之,这句话让我特难受……

      然后,小葵说:“不要纠结了,其实最后是小何划燃的。”

  •   没耐心的画完了……还是听着阿译版本的《葬心》……

      我很想喊一句死啦死啦半夜在树堡骚扰日军成功后的一句话:“绷不住啦!”突击七人组还没完全搞定就又开新的了,我拿自己彻彻底底的没辙了!拖拖拉拉弄了一堆又一堆半途而废的画,一拖就是一年。所以这次打算必须把师座画完再画死啦死啦,否则完成时又是N年后!这毛病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改?